企业文化

新闻1+1丨荒漠治理库布其之后如何继续?
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08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为中国第七大沙漠,库布其沙漠曾被誉为“死亡之海”。如今,库布其沙漠已有三分之一得到治理,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。我国荒漠化土地占国土面积超27%,库布其的治沙经验能够复制吗?未来,库布其沙漠的治沙经验,又如何推广到全球?共同关注:荒漠治理,库布其之后,如何继续?

  28日,以“碳达峰·碳中和,共建人与自然生命共同体”为主题的第八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,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开幕。

  国际沙漠论坛,为何以库布其命名?库布其有何治沙经验?这份经验又将如何面向国际传播?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这体现出我们国家紧跟全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,注重人与自然和谐共生,也给防治荒漠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治沙本身就是要治绿,绿色本身就是一个固碳的过程,治沙的过程也是一个固碳的过程,能够减少大气或人工排放的二氧化碳,所以和我国“双碳”目标有直接关联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就目前库布其沙漠的植被覆盖率来看,已经达峰了。但植被有生命周期,林业常说“三分造、七分管”,大头还在后边,每年还要加强投入,进行可持续经营。另外,还要发展产业,像目前库布其沙漠里种的很多药材,也有生产周期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我国荒漠化治理现在已经基本遏制了整体扩展的趋势,局部好转主要体现在四大沙地、贺兰山以东的库布其和乌兰布和这两个沙漠。据估计,目前仍有超过53万平方公里的可治理沙化土地,这是未来到2035年,甚至到2050年的艰巨任务。库布其的区域位置,位于整个北方沙化土地带的中间部分,所以它具有两边的示范效应,越往西降水越少,难度越大;而往东降水相对较多,所以情况稍好,四大沙地就分布在东部地区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有一些治沙技术和模式是通用型的,就像药品,有一些是广普的;但一些技术可能具有特殊性,例如政策香港最快报码开奖室,要依据各国国情、沙情,推广一些适用型技术。我国还有一项政府主导的重大工程,这在将来推广时将更有实用价值。另外,防沙治沙法作为法律保障也是最重要的路径,这是各国都可以借鉴的。

  30多年的治理历程,让库布其沙漠从曾经风沙漫天的“死亡之海”,到如今植被覆盖率达到53%。如今的库布其,沙漠已经成为一种财富。而在库布其之外,在全国更多区域的荒漠化土地,能否复制、借鉴库布其的治沙经验?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我们从库布其治沙模式里学会了要规模化治理,要治一片沙富一片百姓。要把治沙、治穷和治富有机结合,过去可能就为治沙而治沙,防治了沙害,但在控制沙害的同时,也要增加产业和收入,通过产业和收入富裕一方百姓,带动区域发展,这可能是未来长远的发展道路,不但适合于我国,可能对全球都有示范意义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在这方面可能要考虑颁布更多的优惠政策,鼓励具有能力和资金的企业、投资方、金融力量进入治沙领域。目前,具有更大前景的光伏,特别适合“双碳”目标;因为它是一个绿色能源,这是一个投资发展的方向。另外,2001年颁布的防沙治沙法,虽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和保障能力,但也已经过了20年,需要尽快修订以适应新时期治沙、公益治沙的需要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未来荒漠化治理,我不认为时间能够缩短,但速度可以加快。治沙是一个漫长过程,沙化控制也是一个漫长过程,不是一蹴而就;治理一次,很难完全治愈。即便用绿色控制遏制住了沙扩展的趋势,但是后续仍然需要更新、抚育、维护,所以时间段缩短的空间有限,但随着高新技术发展,投入增加,积极性提高,会扩大治理的速度和规模。

  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、沙林中心主任卢琦:首先是要防灾减灾,消除沙害,这是第一要务。在防灾减灾的同时,能不能从治沙中盈利,这就是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最大的成功。我们从这里边能够看到库布其模式不但治了沙,富了民,有了经济收入;而且促进了区域发展,带动了旅游和周边的产业。另外,目前我们也在倡导的人地和谐、天地共生,也是符合治理环境、修复自然,是为人类服务的,人实际上也是自然的重要部分,人幸福了,自然也就和谐了。